选择产品 活动板房 压型板 墙面板 聚苯乙烯夹芯板 C、Z型钢 重型钢、异型钢

呼和浩特 赤峰市 包头市 乌海市 通辽市 鄂尔多斯市
巴彦淖尔市 乌兰察布市 兴安盟 锡林郭勒盟 阿拉善盟
辽宁省 沈阳市 大连市 鞍山市 抚顺市 本溪市 丹东市
锦州市 营口市 阜新市 辽阳市 盘锦市 铁岭市
朝阳市 葫芦岛市
吉林省 长春市 吉林市 四平市 辽源市 通化市 白山市
松原市 白城市 延边州
黑龙江 哈尔滨市 齐齐哈尔市 牡丹江市 佳木斯市 大庆市 鸡西市
双鸭山市 伊春市 七台河市 鹤岗市 黑河市 绥化市
大兴安岭
河北省 石家庄市 保定市 唐山市 邯郸市 承德市 廊坊市
沧州市 衡水市 邢台市 秦皇岛市 张家口市
直辖市 北京市 天津市

佳木斯市
佳木斯地处黑龙江、乌苏里江和松花江汇流的三江平原腹地,东西长340公里,南北宽190公里,隔黑龙江、乌苏里江与俄罗斯相望,边境线长达580公里。是我国最东端的城市。
  佳木斯原名“甲母克寺噶珊”、“嘉木寺屯”,为满语,意译为“站官屯”或“驿丞村”。   据出土文物资料证明,早在 6 000年前,佳木斯地区就有人类活动。历史文献记载,在公元前20世纪夏商之际,肃慎人即在此地繁衍生息,并向中原王朝连年朝贡,接受管辖与封赏。汉晋时代,肃慎改称为挹娄,南北朝时称为勿吉,隋唐时称为靺鞨,均臣服中原王朝。唐朝曾设立黑水都督府,管辖今佳木斯一带。辽时靺鞨改称女真,辽王朝在依兰以下沿松花江、黑龙江两岸建立五国部,管辖这一地区。元初归开元路,后属水达达路。明代于黑龙江入海口附近设立奴儿干都司,统辖黑龙江、松花江和乌苏里江流域,直至库页岛广大地区。清代初年设宁古塔昂邦章京,管辖吉林、黑龙江地区,北至外兴安岭,东至滨海及库页岛。清 雍正十年(1732年)增设三姓副都统。1888年,依兰旗署设东兴镇(后改为佳木斯镇),1909年改属桦川县。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属伪满洲国三江省。1937年设市,为省会。
  东北解放后,佳木斯先后属合江省、松江省,今属黑龙江省。1985年实行市管县体制。1989年辖依兰、汤原、桦川、桦南、宝清、友谊、饶河、抚远 8县和富锦、同江2 市。境内总面积55580平方公里,总人口318万,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 57人。市区设东风、前进、向阳、永红4区和郊区。面积911.9平方公里,人口61.7万人,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676.7人。市区地理位置在东经129°61′—130°33′、北纬46°31′—46°52′之间。佳木斯市东北部隔黑龙江、乌苏里江与俄罗斯相望;南部是双鸭山、七台河煤城和牡丹江市;西南与哈尔滨相近;西北与林都伊春相邻;北部与煤城鹤岗接壤。佳木斯地区虽历史悠久,但开发较晚。自建镇迄今刚满百年,从设市迄今仅52年。一百年间,佳木斯经历了封建王朝和军阀的黑暗统治,饱尝了沙俄的侵略和日本军国主义的奴役和压迫,在苦难和屈辱中生存和成长。1945年东北解放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建立了人民民主政权,结束了被压迫被奴役的历史,开始走上自由幸福的康庄大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40多年来,开始了有计划的大规模的经济建设,城市面貌日新月异。今日的佳木斯已由一个荒凉的渔村,变成祖国东北部边陲的新兴城市,成为黑龙江省三江平原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和交通枢纽。
  早在17世纪沙皇俄国将其侵略魔爪伸向中国东北边疆时,佳木斯地区的人民奋起抵抗。1643年,沙俄派出波雅科夫率侵略军,闯入中国内河黑龙江进行骚扰,烧杀抢掠,遭到边疆居民的英勇抗击,被逐回。1650年后,沙俄侵略者哈巴罗夫纠集哥萨克匪徒,多次侵入黑龙江中下游。佳木斯边疆军民同仇敌忾,于乌扎拉村进行迎击,予入侵者以沉重打击。1654—1658年,沙俄派遣以斯捷潘诺夫为首的侵略军,三次侵入松花江流域,在黑龙江与松花江汇合口处遭到当地各族军民的英勇抗击,被歼270余人,斯捷潘诺夫葬身鱼腹。19 世纪鸦片战争后,帝国主义列强纷纷瓜分中国。沙皇俄国乘机强迫腐败的清朝政府签订中俄《瑷珲条约》和《中俄北京条约》,强占了原属中国的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约100 余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从此黑、乌两江成为中俄界江。
  1931年,日本军国主义者悍然发动“九·一八”事变,驻守三江地区的东北军旅长兼依兰镇守使李杜将军,率所部官兵在广大群众的支援下,开赴哈尔滨前线迎击日军。驻佳木斯镇的桦川县长张锡侯,组织地方乡勇进行编练,准备抗敌。1932年 5月日军侵占佳木斯后,镇内乡绅武国梁、武国臣弟兄舍家纾难,组织“自卫军独立团”在周围农村展开游击战争。由民众自发组织的义勇军、黄枪会、红枪会、天真会、大刀会等抗日团体纷纷成立, 总数达万人。从5月至年底与日军进行大小战斗10余次,给日军以沉重打击。11月17日,红枪会、黄枪会等抗日义军聚集数干人,手持大刀、长矛,于城东马忠显大桥同日伪军展开激战,打死打伤日军40余人,抗日义军牺牲近千人。
  在国民党政府坚持不抵抗政策、少数人屈膝投降的形势下,中共下江特委、北满临时省委遵照中共中央的指示,在三江地区积极建立和发展党的地方组织,发展壮大抗日武装。佳木斯市区的地下党由一个小组发展为市委。郊区大来、黑通、西格木等乡村纷纷建立了抗日救国会,成为十分活跃的抗日游击区。 先后攻破大来、黑通等伪警察署,策动了梧桐河矿警的武装起义。与此同时,由中共北满省委领导的东北抗日联军在三江地区与日伪军展开了大规模的战斗。30年代中期,东北抗日联军的11个军中,有5个军诞生在佳木斯地区;有8个军经常活动和战斗在三江平原。著名的抗日联军领导人赵尚志、李兆麟、周保中、李延禄、冯仲云、崔石泉、夏云杰、祁致中、李保满等,都曾经在这里同敌人进行过艰苦卓绝的战斗,无数抗日联军将士的鲜血洒遍三江大地。中共地方组织和抗日联军,团结依靠人民群众,在偏辟的农村和山区,建立密营、根据地和“红地盘”,成立抗日救国会、妇救会和儿童团。人民群众积极主动为抗联筹款筹物,传送情报,破坏桥梁、电信,并伺机袭击敌人。对于松花江下游抗日斗争形势的发展,日伪当局恐慌万状,惊呼“三江省已变为共产乐土!”1938年,敌伪加紧推行残酷的“治安整肃”计划。在农村和山区强制“归屯并户”,实行“保甲连坐”,以期隔断人民群众与抗日联军的联系。在城市进行大搜捕,发动“三·一五”大逮捕事件,使佳木斯及周围各县的中共地下组织全部遭到破坏。抗日联军在失去党的统一领导、给养断绝、敌人重重包围的情况下,处境异常艰险,蒙受巨大损失。为了冲破敌人的包围和封锁,主力部队被迫转移到海伦、北安、一带继续坚持游击战争。1941年后,为了保存有生力量,抗联部队陆续转入苏联远东地区进行整训。 1945年8月日本投降,抗联部队配合苏联红军,重新返回东北,赢得了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
  东北解放后,中共中央和东北局先后向佳木斯地区派来以张闻天为首的大批干部和军队,建立了中共合江省委、中共佳木斯市委和省、市政府。在国民党政府破坏和平、发动内战的形势下,一大批军政、文化、后勤机关陆续迁至佳木斯。其中有东北行政委员会留守处、东北大学、东北军政大学、东北日报社、东北新华广播电台、东北书店、鲁艺文工团等,集中了一大批革命文艺工作者,一时精英荟萃,群贤毕至。佳木斯一度被称为“东北革命文化的摇篮”。中共各级组织和人民政府,充分发动和依靠广大人民群众,开展反奸清算斗争,清剿土匪,进行土地改革,建立健全各级人民民主政权。广大劳动人民获得了翻身解放,群情振奋,努力发展生产,积极参军参战,全力支援解放战争。当时的佳木斯已成为解放战争时期巩固的根据地,曾被誉为“东北的延安”。为东北全境的解放和解放战争的胜利,作出了贡献。